28
2020-10
“以骨代牙”张民辉:终生学习,不误此生
从公元前的河姆渡文化遗址,到历代皇帝的象牙私藏,都无不展示出古代工匠令人惊叹的艺术创造能力
13
2020-10
端砚大师刘演良:半生烟雨,半生山河
刘老的父亲是跟随孙中山闹过革命的高级军官,写得一手好字,对儿子他寄予厚望,也很严格,4岁便送给他一方斗方砚用于勉励。
11
2020-10
“壶王”吴义永:没有老师,我会放弃制壶
“做壶的手势跟做花瓶是不一样的,做壶两个手要配合得很好,配合不好就容易出现很多问题,越拉越难,越难就越有味道。”
26
2020-09
“雕玉”蔡海斌:刻记时代,琢创未来
有的人会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一步一步付诸行动达到自己的目标。
25
2020-09
廖锦文:我在琢玉,玉也在雕琢我
“我在琢玉,玉也在雕琢我,慢慢的琢磨玉石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练,经过无数次的打磨,希望自己好像也变成一块‘美玉’一样。”——廖锦文
24
2020-09
鬼斧神工莫伟坤:端砚创作是创作者自身的磨炼
现代工匠用自身各自的理解来表现对“砚”的理解,中国文房四宝制砚艺术大师莫伟坤对砚的理解是独特的,由平面到立体,一方端砚的生命形态就这样实现了新的转换。
显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