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20-09
“雕玉”蔡海斌:刻记时代,琢创未来

有的人会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一步一步付诸行动达到自己的目标。


蔡海斌接受藏品票平台专访.jpg


福建莆田,莆田人文历史景观丰富,比如妈祖庙、三清殿、广化寺……,内陆与海岸的信仰在此汇聚,也给手工匠人留下了完整的发展空间,在成为省中级工艺美术师、中国二级玉石雕刻技师之前,蔡海斌最先接触的是极富地域文化的——莆田木雕。


莆田木雕兴于唐宋,盛于明清,素有“精微透雕”的美称,与浙江东阳木雕、浙江乐清黄杨木雕、广东潮州木雕并称为“中国四大木雕”。


1998年7月,16岁的蔡海斌被父亲送到当地一位木雕大师的面前,父亲知道他心性急躁,担心他进入社会会因此吃亏,故意托人安排了此次见面,能不能被大师看中要看他自己的缘分。


“老前辈选徒弟其实是单纯的看人,他看一看你的眼睛,看一看你的手,就大概知道你适合不适合这一行,行业里只有千分之一的人能够拥有那种下意识处理作品的能力,入门当然非常容易,但是要想在里面闯出一番成就很难。”


蔡海斌在打磨翡翠 (2).jpg


老师傅最终看中了蔡海斌,在他的指导下蔡海斌进步很快,他擅长挂屏,传统的二十四孝、八仙过海、竹林七贤等都能驾驭得有模有样,新式的山水、神佛也慢慢达到一定艺术水平,他曾最大完成过一对3米多高的挂屏门神,近10年的时间里雕刻水平早已超出同期。


巅峰的时候,有人形容蔡海斌的雕刻像个“杀手”,手起刀落毫不拖泥带水,碎屑散落之间一项绝美的作品就已经成型。


“但我逐渐感觉自己被限制住了,神佛的表情神态是一定要有固定的形式,我个人能够创作的空间非常之少,它不像玉石,玉石会有瑕疵,雕刻的人要去掉这些瑕疵形成作品,每一件都具有唯一性,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蔡海斌在打磨翡翠.jpg


2007年,蔡海斌收拾行囊来到四会,以一个初学者的身份接触玉雕行业,没有人知道他过去的成就与身份,他就像一块还未打开窗口的翡翠原石等待着自己的磨炼。


由木入石,他的适应期长达三年。


“最开始雕出的作品,我自己都没有办法接受,那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木雕与玉雕用的刀是不一样的,雕木的手就是雕不出来玉,我选择了两个字——‘坚持’,顶住同事的嘲笑,顶住各个领域的压力,做一个纯粹的手艺人。”


蔡海斌打磨翡翠.jpg


能够突破适应期得益于他本身的刻苦练习,同事下班了,他会留下来多琢磨一下石头,回家以后也在对着石头演练,他有这种在脑中创作的习惯。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们的武林高手修炼刀剑,掌握了技巧就会在脑子里自己训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做玉雕要先读懂手里的这块材料,要与玉石心与心的连接,一个真正的雕刻师他的心思是很缜密的,不管材料怎么变他总会有化解的办法。”


蔡海斌讲解部分翡翠玉雕作品.jpg


2012年,蔡海斌终于完成了他第一件满意的作品——《人参如意》,晶莹剔透的翡翠玉肉被雕琢成一个站在云朵之上笑容和蔼的人参爷爷,鸡油黄的颜色作为人参头顶的花叶与环绕主体人物的如意。


整件作品立意吉祥,造型动感,让蔡海斌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是在这一年,他成立了“艺金源玉石文化艺术”工作室。


蔡海斌说:艺是手艺的‘艺’,是提醒他不忘初心,‘金’是指要把作品的最大价值挖掘出来,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的风格,要把玉石的风格体现出来,‘源’是指饮水思源,这样一个人才能长久。


翡翠玉料的来源离不开原石,外界被传得神乎其技的“赌石”,不过是蔡海斌寻找原材料的手段,翡翠来之珍贵并且伴有风险,玉雕师是对玉石最大价值开发的灵魂人物。


蔡海斌玉雕作品1.jpeg


赌石得来的翡翠玉料,被蔡海斌按材质特点制作成题材各异的挂件与摆件,蔡海斌坚持要为客户压缩三分之一的利润,让翡翠玉雕能够走进大众市场,让更多人的都能感受到玉的美妙。


“我曾见过一位老师的布展,他的作品非常巧妙,他做了三种材料相同形状的东西,黄金、白银、铜,按我们一般人的想法黄铜的肯定是最便宜的,但这位老师对三个东西的标价是一样的,他用工艺达到了这种平衡,突破它材质上的限制。”


二十多年的苦磨苦练,让蔡海斌早已成为一个心细如尘、精益求精的玉雕师,在工作台前只要开动机器,便能忘却时间如同入定。


“对我而言。”蔡海斌说:“我对自己就是8个字的要求,刻记时代,琢创未来。”


编者案:

蔡海斌老师被人称之为“木玉双绝”,其作品与传统玉雕在风格上别有不同,能够看到他在木雕领域扎实的雕刻功底,正是这种经历让他的作品逐渐形成个人风格,并且在四会玉雕领域脱颖而出,蔡老师作品的藏品票我们非遗传承藏品票平台也在紧锣密鼓的制作当中,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