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0-09
廖锦文:我在琢玉,玉也在雕琢我

广东四会,是禅宗六祖慧能顿悟成佛之地,清末宫廷玉匠南下传艺,玉雕技艺由此在四会薪火相传,四会玉雕于上世纪几十年代里,以个体迈向集中合作社,又以集体化经营到个人作坊,历经好几代玉匠的传艺岁月,遇上新时代改革开放,得到当地政府的关注与推广,直至2003年四会被评为“中国玉器之乡”,玉器从业人员超60000多人,现时已成为拥有近20万人从业的中华翡翠加工基地的盛名......在这其中也不乏有中华玉雕艺术大师、省级非遗项目四会玉雕传承人廖锦文这样的玉雕世家。

廖锦文接受藏品票平台专访.jpg


廖锦文是廖氏玉雕家族的第四代传人,中国人喜好与玉为伴,追求“君子如玉”的高洁之境,廖氏家族与玉为伴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870年,一百多年的沉浮与打磨足以让这个家族的成员变得温润踏实,待人平和。

“玉不琢,不成器”,廖锦文家族的祖辈与父辈在没有电动工具的那些日子里,用人力带动坨具使用传统工具慢慢进行玉器雕琢,与现代玉器雕刻相比是真正意义上的“琢磨”玉器,人与石,石与人的对话更为深刻。


廖锦文玉雕作品《威风八面》.jpg


廖锦文的家父廖汉权老先生虽
然已经步入鲐背之年,但仍然关心玉雕创作,在廖老先生看来,做玉与做人其实是一回事,只有不断磨练,家庭成员才会散发高尚品格成为一块“美玉”。廖锦文与玉之间的关系,离不开廖老先生的言传身授,廖锦文还是孩童的时候,一块块灰蒙蒙的翡翠原石在他眼前被长辈们“解开”,亮眼好看的翠色如同躲在石头里的精灵被展示在他的眼前。


“这对当时的我来讲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从外面看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打开以后他们就在讨论,这里可以做个玉镯,这里不行,有些瑕疵只能雕一些图案等,我对翡翠就开始有了兴趣。”


廖锦文作品《翡翠之愿》.jpg


既然有了兴趣,父亲也乐意教给他一些基本功,让他自己练习,小时候的廖锦文性子急耐不住寂寞,最开始的时候怎么也坐不住,父亲也不恼火只是为他示范各种技艺,雕玉虽然辛苦,但父亲在工作的时候仍然能够津津有味,这种对生活对工作的积极乐观让廖锦文触动,自己的性子也在与玉的对抗当中越来越沉稳起来。


“我在琢玉,玉也在雕琢我,慢慢的琢磨玉石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练,经过无数次的打磨,希望自己好像也变成一块‘美玉’一样。”


时光荏苒,廖锦文也在玉的陪伴当中逐渐长大,四会玉器市场成熟可靠是广东省四大玉器交易中心之一,逐渐成熟的廖锦文选择从老家来到四会,用自己的双手在这块土地站稳脚跟,但要想打开名气,首先就要有过人的玉雕作品。


廖锦文在讲解作品.jpg


玉石分软玉与硬玉两种,硬玉为翡翠,古称“翠子”,软玉以中国新疆和田玉为盛名的玉石,翡翠原产自缅甸,流入我国后因云南地区的“翡翠鸟”而得“翡翠”之名,雄鸟羽毛红艳为“翡”,雌鸟颜色鲜绿而为“翠”,南方玉器市场以翡翠为王,地底高压环境形成的翡翠颜色复杂多变,翡翠玉雕的考究正是匠人对石与艺的双重理解。


“一块翡翠毛料很难完美的,我们当然希望它的种、水、色也好,但它是大自然定下来的东西,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它的质地,只能从工艺上与设计上去处理,最考究的就是个人审美。”

玉石雕刻是一种减法的艺术,翡翠原料“解开”后或许会出现多种颜色变化,但一位真正的玉雕师便是要从设计上对材料进行点化,把这块玉石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比如廖锦文的作品《禅》。


微信图片_20200925094019.jpg


四会为六祖成佛之地,禅宗在四会影响深远,这件作品呈现的是一种“顿悟”。原石翡红的外皮好像被一盏油灯映照而呈现出昏黄的质感,一只飞蛾寻光飞进山洞扑火而去,洞中苦修的禅师便在这一刻开悟了。


“飞蛾扑火是自然规律,但在参禅者的眼里这不是自取灭亡,而是一种转生,所以苦修的禅师就理解到了这一点,我们通过作品也在传达这种精神的升华,我们的人生不要过于执着,放下那些不值得去想的东西,人生才能自由自在。”这件作品,不但有着精湛的技艺表现与设计,还强调与观众意识交流的艺术情怀,这也是廖锦文一直坚持的艺术风格,他认为每一件作品都要表达出创作者想表达的内容,留给欣赏的人一个思想交流的空间。


廖锦文六祖玉雕作品_WPS图片.jpg


人与玉的思想交流,最早源自8000多年以前,史前时期北至内蒙古的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C型”玉龙,南至太湖流域的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玉琮,西至甘肃齐家文化遗址出土的玉覆面,玉文化就像一条无形的线,串联了整个中华大地的历史文明。廖锦文也通过翡翠玉雕精湛巧妙的构思创意,逐渐被四会这座城市所认可。


但由于现代社会的科技进步,出现了玉雕数控机,因为数控机的雕琢与传统手工艺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手工玉雕艺术更能体现浓厚的人文情怀,所以玉雕匠人更不能依赖于数控机,归根究底还是需要手工玉雕来传承,坚持手工玉雕,不忘初心,将传统技艺发扬光大。

“创作者应该要对每一件材料都要珍惜和尊重,要尽力把它的价值体现出来,翡翠的资源越来越短缺,虽然创作者的作品具备深厚的文化价值,由于市场上来购买玉器的人大都关注于玉料本身表面的价值,却轻视了其蕴藏的人文价值观,而有些经营者也未尽推广玉器的文化价值。”


廖锦文代表作品《镇家宝》.jpg


为了能够更好的普及传承玉器文化,2012年,廖锦文创建文宝斋翡翠博物馆,这是国内首家以翡翠为主题的人文博物馆,博物馆占地2000平米以“公益、人文、艺术、研究、收藏”为宗旨,通过大量玉器呈现了中华历代玉器发展与形制,是玉文化的一方独立天地。


他说:“古人留下来这么多博大精深的灿烂文化,我们通过玉雕技术展示出来,就是希望以作品说话,为之启迪,这才是一位玉雕师真正的追求。”


编者案:

廖锦文老师对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令人敬佩,在日常生活当中他认为购买了玉制品还应该把这件器物的文化与内涵传授给下一代,而不单单只是把玉与财力划等号,作品《禅》、《红莲妙心》、《富贵太平》等已被藏品票收录,首发时间可在应用商店下载“藏品票”APP进行了解。